先进视觉艺术网 搜索   注册   bet 365a6体育投注官网
www.xfsjys.com/朱春生
天津普凡
   加关注 发信息
天津普凡
 
展示 档案 关注
2012/3/25 10:37:20
冬眠的水
评论0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冬眠的水

   上军校那会儿搞过一次拉练。拉练是纯野外的,而且全副武装。那天完成相关的筑城、爆破、夜袭等科目时已近半夜时分,当我们荷枪实弹进入到一个村子时,都已是困顿不堪。之前,先头分队已经进入,并和村民沟通好,将我们安排住在村民家里。

    我们班5个人一起住进村北面的祝姓村民家。祝主人也就四十出头,昏暗灯光下,其一脸的皱纹在屋子里郓裂开来,里面闪着沧桑的滋味,让人不忍多看。

    从老祝身边走过,老祝的目光跟随着。我想追寻一下他的目光,却发现这目光有些飘忽,飘忽得满世界落满了孤独。

    大家都无声息地赶紧拆背包睡觉。我刚躺下,想着放松身子,猛然间隔壁屋子里传来一声喊,喊声短而急,我细细咀嚼了一会,便品出那是捂嘴后发出的声音。没来由地便把自己跳了起来,走了几步,然后推隔壁的门。门没推开,却闪出一个人影来。是老祝。我说没事吧。老祝说没事。

    没事就好,人在困顿之时都不想有什么事,就算有,也愿意迷糊着不让事过眼过心。

    我重新躺下,半自动步枪在我的右手边,只要有动静,我随时就可以出枪。

    平日里我睡觉轻,稍稍有些响动就能够醒来。今天有些累,加上这荒郊野外的村子安静,我很快就睡去。也不知睡了多会儿,迷朦之间感觉有个东西在我的左手上面拍着,一下,然后又一下,我猛然间把自己跳了起来,随即伸手抓枪。

    黑暗里,老祝说话了。老祝说话的声音颤颤的。老祝说是我,不要怕。我一双黑黑的眼盯着他,你干什么?

    他晃着双手,别,你别动,我来看看你,看看你的被子盖好了没有。

    我左右看了看,努力挤出点笑容。他向我摆了摆手,然后便出了房门。我继续躺下。也就一会儿的功夫,我猛然坐起来。不对,我左右都睡有人,老祝怎么可以越过他人,独独为我来盖被?

    他肯定有事。我睡意全消,便穿衣出了房门。屋外黑黑的,我顺势往右走,印象里右边是一个大院子。我刚抬脚,便被拌了一下,我的头发倏地一下起来了。

    是老祝。他蹲在黑暗里,不让世界知道,当然也不让我知道。

    老祝说,兄弟,吵你休息了。

    多好的乡亲啊,这样黑黑的夜,用不眠的方式为我们守着。好一会我才缓过神来,心里头漫过一丝感动。

    我递老祝一支烟。老祝接了,叭叭抽着。夜已不那么黑了,烟的红光里,我看见老祝的手一直在抖。

    我说老祝,有什么事你说吧。

    夜在烟里燃烧。老祝说,兄弟,吵你休息了。我有个好婆娘,她为我们祝家生了一个大胖小子。这是多么好的事啊!我婆娘说,她那天一个转身,也就是一个转身的时间,孩子就在她的眼前消失了。那会儿,我在城里头打工,压根儿没想到孩子被人贩子盯上了。我婆娘说有愧祝家,愧着愧着就有些不正常了。这几年下来,为治她的病,家里的钱花光了,她的病也越来越严重了。有好几次喝了农药,还有多次跳河,都被救下了。我婆娘痛苦啊。我看不了我那婆娘的疼样子。

    黑夜里,我的心强烈地震撼。各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!

    我说你没找乡里,找县里?现在有合作yiliao,有低保,有救济等各项保障制度的啊。

    老祝说,不提了,现在的政策都很好,可就是总够不上,直说了吧,设卡的人多,我没多余的钱去打通。
 
    我说怎么这样呢?你想让我做点什么?

    老祝把烟用力地吸着,吸得他的脸红红,犹如泼了一碗朝霞。

    老祝说,算了,不让兄弟你为难,这事太不可能。

    我忽然有所明了。进老祝家门的时候,我分明感觉老祝的目光在我们随身携带的枪上停留。他会不会冲我的枪来着?然后去宣泄什么,去 什么?是什么原因让一个村民有这样的念头?我不敢想,心里却莫名紧张。固然这事做不成,这事要是做成了,会有什么样的社会影响,有什么样的社会效应?

    我再次递给老祝一支烟。我说生活的办法还有很多,不可一味地把路走绝了。

    老祝说你可能感觉到我的想法了。我真是天真,bu队 上有纪律,枪肯定是不能借的。唉,要是能借我用用多好啊。

    我说,枪也不一定是优质的,你准备拿枪做点什么呢?

    老祝说你们是军人,是国家的保卫力量,都是好人,可在我婆娘眼里,只是些入侵我们家领地的坏人。你们来的时候,我婆娘拿了刀,想对你们动手。我赶紧制止,不能让她闹出事来。我在想,要是有,然后“啪”地一下,她就轻松了。这玩意快,也不会疼。

    我目瞪口呆。好一会我不敢想,不敢往深里头想。想着说点什么,却无法说出来。当一个男人动了这样的念头,你再多的想法,再贴切的措施怕也只是隔靴挠痒。

    我说老祝真是抱歉,打扰你们的生活了。

    老祝搓着手,不说这了,兄弟,你玩过这枪,你知道这子弹里是些什么成份吗?你告诉我,我也好制造一些,我得让我婆娘少受痛苦或没有痛苦。

    不知怎么,有泪就往这夜的我的眼眶里涌。我不知道为何让我遇到这样的事情,这样沉重的事情,而我能面对的只是无能为力。
 
    我理了好一会情绪,说那里面是用黑火药做成的。

    老祝点了点头。老祝说,其实我也知道,只是想着这里面的成份要是水就好了,是那冬眠的水,然后打到婆娘的脑袋里,好把她的脑子冬眠起来,那样她就能把之前的东西都忘记掉,从而变成一个正常的人。这日子啊,就好过了,就滋润起来。

    天亮了,我随队伍走出村庄。好久,我都没有思绪,只是跟着队伍走,只是信着由脚走。我在想,用冬眠的水来做子弹,会产生什么样的力量。我不知道,只是想着,但愿这样的力量无穷。

 
仅先进视觉会员可以评论
请先bet 365a6体育投注官网|注册
 
 
网站地图   |   关于我们   |   郑重声明   |   隐私声明   |   使用帮助

天津市和平区总工会主办
bet 365a6体育投注官网_bet 365体育投注网址_be七365在线体育投注承办、天津市企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维护管理
联系电话:23196861

版权所有 2011-2012 津ICP00000000号